美國華人法律史

2012-03-01 | 作者: chiu | 類別: 其他

"邱彰律師的blog文字允許在CC-BY-SA 3.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

美國華人(也稱美籍華人)包括來自於中國、台灣、香港及世界各地、後來歸化成為美國公民的華人及他們的後代。他們的人數至2009年約3百80萬人,佔總人口的1.2%[1]。他們大多數居住在大都會紐約地區、北加州及洛杉磯[2]。

最著名的美國華人(也稱美籍華人)是中華民國的國父孫中山先生,其他著名人士還有諾貝爾獎得主李政道、楊振寧、朱棣文,政治人物吳仙標、駱家輝、趙小蘭,律師邱彰、演藝人員李小龍、雅虎創辦人楊致遠等。

美國華人過去二百年來,深受美國白人的歧視,著名的排華法案直到1943年才被廢止。加州議會於2009年、美國參議院於2011年,正式向美國華人為歷史的排華法案道歉[3][4]。

在法律上,無論中、美或台、美都尚未簽署引渡條例,因此若在中國境內犯罪後逃匿美國,司法正義可能有所未迨[5]。

華人在美國被尊稱為「模範」少數民族,他們不像黑人轟轟烈烈的為自己爭取權益;就算在職場上受到歧視,也多默默無言、概括承受。根據2005年美國平等雇用委員會(EEOC)的調查,華人在職場上受到歧視的比例為31%,比黑人的26%更高,但較少有人以訴訟方式解決問題[6]。

内容\

1 美國華人移民血淚史(美籍華人移民血淚史)
1.1 1785年 美國華人之始 The Beginning of the Chinese Americans
1.2 1840年 鴉片戰爭 Opium war,Chuanbi draft treaty,Treaty of Nanjing and Treaty of Bogui
1.3 1844年 望廈條約 The Treaty of Wanghia, also the Treaty of Peace, Amity, and Commerce, with tariff of duties
1.4 1848年 加州淘金熱 California Gold Rush
1.5 1850年 加州第一位及第二位華人居民 The first and second Chinese residents of California
1.6 1852年 加州第一件華人提訴 Foreign Miners License Tax imposed on Chinese minors
1.7 1854年 人民訴霍爾案 People v. Hall
1.8 1862年 加州徵收警察稅(police tax) California passed the Chinese Police Tax
1.9 1865年 華工修築太平洋鐵路 Chinese laborers worked on the Pacific Railway
1.10 1866年 民權法案通過 The Civil Rights Act of 1866
1.11 1868年 蒲安臣條約 The Burlingame Treaty
1.12 1879年加州憲法 California Constitution prohibited the employment of Chinese
1.13 1880年 漁業法 The Fisheries Act prohibited the Chinese from engaging in fishery
1.14 1882年 排華法案 The Chinese Exclusion Act
1.15 1885年 石泉慘案 Rock Springs Massacre
1.16 1886年 益和訴霍普金斯案Yick Wo v. Hopkins
1.17 1889年 遲成平訴美國 Chae Chan Ping v. the United States
1.18 1892年 吉爾里法案 The Geary Act
1.19 1893年 馮越亭訴美國案 Fong Yue Ting v. United States
1.20 1895年 林孟欣(譯音)訴美國 Lem Moon Sing v. United States
1.21 1898年 美國訴黃金德 United States v. Wong Kim Ark
1.22 1899年 舊金山中國城鼠疫事件 San Francisco Chinatown was Quarantined
1.23 1904年 國父孫中山成為美國公民 Dr. Sun Yat-sen was an American citizen
1.24 1905年 美國訴朱台譯音 United States v. Ju Toy
1.25 1917年 移民法 The Immigration Act of 1917
1.26 1922年 克博法案 The Cable Act
1.27 1924年 移民法 The Immigration Act of 1924
1.28 1927年 林訴萊斯 Lum v. Rice
1.29 1943年 麥諾森法案 The Magnuson Act or the Chinese Exclusion Repeal Act of 1943
1.30 1943年 開羅宣言 Cairo Declaration
1.31 1945年 戰爭新娘法
1.32 1948年 小山訴加州 Fred Oyama, et al.v.California
1.33 1949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5000名中國學者被准許居留美國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as founded and 5000 Chinese scholars were granted refugee status in the U.S.
1.34 1952年 西伊福希訴加州 Sei Fujii v California
1.35 1952年 移民及歸化法 The Immigration and Naturalization Act of 1952
1.36 1954年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 The Sino-American Mutual Defense Treaty of 1954
1.37 1956年 「坦白項目」特赦中國非法移民 Chinese Confession Program
1.38 1959年 鄺友良成為第一位華裔參議員 Hiram Leong Fong became the first Chinese American Senator
1.39 1959年 黃錦紹成為第一位華裔法官 Delbert Wong became the first judge of Chinese descent
1.40 1964年 民權法案 The Civil Rights Act of 1964
1.41 1965年 美國移民與國籍法 The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of 1965
1.42 1967年 愛夫婦訴維吉尼亞州案 Loving v. Virginia
1.43 1972年 中美三個聯合公報 The Three Joint Communiques in 1972, 1979, 1982
1.44 1974年 劉訴尼考爾斯案 Lau v. Nichols
1.45 1979年 台灣關係法 Taiwan Relations Act
1.46 1982年 陳果仁案 the death of Vincent Chin
1.47 1983年 胡娜出走事件Chinese Tennis Star Hu Na sought and received political asylum
1.48 1984年 江南案 Henry Liu was murdered in Daly City by Taiwan killers
1.49 1992年 中國學生保護法案The Chinese Student Protection Act
1.50 1993年 金色冒險號 On Golden Venture
1.51 2000年 李文和案 Wen Ho LEE CASE
1.52 2000年 加州少數民族人數超過50% California Minorities Become Majority
1.53 2007年 王又曾、黃芳彥案 Wang Zeng, Huang Fangyan case
1.54 2009年 李慶安雙重國籍案 Taiwan Legislator Lee Ching-an resigned for having Dual Citizenship from Taiwan and the U.S.
1.55 2009年 加州州長為排華法案道歉 California Legislators apologized for the historical Anti-Chinese laws
1.56 2009年 陳水扁自稱美國軍事政府代理人 Former Taiwan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claimed he was an agent for the U.S. military govenment
1.57 2011年 美國參議院為排華法案道歉
1.58 2011年 劉姍姍事件及台美豁免權協議 Jacqueline Liu Case
2 註釋

美國華人移民血淚史(美籍華人移民血淚史)
1785年 美國華人之始 The Beginning of the Chinese Americans

傳說中的華人赴美之初。三名中國海員乘「帕拉斯號」(PALLAS)海船,抵達馬里蘭州的巴爾的摩,他們被船長拋棄而受困當地[7]。

1840年 鴉片戰爭 Opium war,Chuanbi draft treaty,Treaty of Nanjing and Treaty of Bogui

鴉片戰爭(Opium war)、穿鼻草約(Convention of Chuanbi)、南京合約(Treaty of Nanking)、虎門合約(Treaty of Bogui)
在鴉片戰爭以前,中國皇帝自以為「天朝上國」,對西方一無所知。乾隆在給英國國王的信中大言不慚的說,中國什麼都有,沒有必要跟英國作生意。當時英國對中國有很大的貿易逆差,決定以賣鴉片抵償。
自1750年起,數以萬計箱的鴉片被輸入中國,中國人吸食鴉片上癮,傾家蕩產的去買毒品,終至家破人亡。
清朝廷中以林則徐為首主張全面禁菸,並宣佈逾一年不戒菸者處死。

1838年,道光皇帝得知皇室成員也在吸時鴉片,決定委任林則徐以欽差大臣的身份至廣州查禁鴉片。
1839年3月,林則徐抵達廣州後,將矛頭對準外國商人,首先要求外國商人繳出已運到中國還沒賣出的鴉片煙;其次,簽署具結,聲明以後不再攜帶鴉片來中國。當時的外商以為中國官員皆可被賄賂,因此對林則徐敷衍了事,沒想到林則徐下令派兵包圍外國商館,迫使英商繳出鴉片兩萬多箱,並於6月3日在虎門海灘上燒毀,一共燒了40餘日。以後6月3日就被訂為禁煙節。
英國駐華商務總監義律(Sir Charles Elliot)下令停止與中國通商,並將英僑從廣州撤退到澳門,因澳門總督拒絕保障他們的安全,結果再遷至九龍尖沙咀對面的海面。

1839年6月20日,英國水手因酒醉在尖沙咀與村民發生毆鬥,村民林維喜傷重不治。事發後,義律同意賠償死者家屬,但拒絕按照《大清律例》交出其中一名水手償命,並以擁有領事裁判權為由自行審訊兇手。
義律於8月12日在英船上開庭,對5名兇手輕罰後便送回英國,事後才知會中國官方。林則徐在查證《萬國公法》後,發現義律根本不具備領事裁判權,故於1839年8月15日宣佈驅逐義律,禁止中國人向英國人提供糧食和日用品,並派戰船封鎖英船。
9月5日,義律與林則除談判,要求解除禁令和提供水糧,恢復正常貿易關係,不料遭到拒絕。當日下午2時,義律發出最後通牒,林則徐仍不予理會。英國軍艦正式向中國船艦開火,揭開鴉片戰爭的序幕。
消息傳到英國後,引起英國國會大反彈,以271票對262票通過出兵中國,並於10月1日以「受到侮辱」、「生命安全受威脅」和「財產受損」為名,對清廷宣戰。

1840年6月鴉片戰爭爆發,清廷於廣東一帶嚴密佈防,義律卻揮軍北上,輕易攻陷定海,隨即於8月11日抵達大沽口。道光皇帝大為震驚,立即委派直隸總督琦善去談和,並於9月28日免去林則徐的官職。琦善於11月29日抵達廣州,義律提出14點要求,包括重開商埠、賠償煙價和兵費、訂定稅則和治外法權等等。道光聞訊憤怒異常,於1841年1月20日命令琦善停止談判,準備打仗1。但義律早在1月6日就得知談判即將破裂,於1月7日出兵攻佔沙角炮台和大角炮台,並在1月20日擬定 《穿鼻草約》,要求清廷賠償英國政府600萬銀元,並割讓香港。義律於次日即單方面公佈《穿鼻草約》[8],並在1月26日私自派HMS硫磺號搶佔香港,在島上升起英國國旗,琦善被革職查辦。

道光於1月27日正式下詔對英國宣戰。2月26日,義律攻下虎門,2月27日進攻烏涌,3月3日兵臨廣州城下。由美國領事出面,雙方於3月20日達成協議。道光深表不滿,改派奕山為「靖逆將軍」,赴援廣州,在5月10日向英軍發動攻勢,5月22日義律發動反攻,炮轟廣州,擊潰清兵,奕山於5月27日乞降。義律突被英國政府以「未有堅持英國政府的全部訴求」和「未有依從訓令」的理由罷免,召他回國,原來是《川鼻草約》被倫敦認為英方得益太小。義律被召回後,英國改派砵甸乍爵士(Sir Henry Pottinger)為英方全權代表,並於1841年8月再起戰事。1841年8月英軍進攻廈門,隨後定海等地相繼失陷,1842年八月,鎮江、吳淞等地也相繼淪陷,英軍兵臨南京,清政府被迫與英國簽署《南京條約》,第一次鴉片戰爭結束。1843年,中國又與英國簽署《虎門條約》[8]。

1844年 望廈條約 The Treaty of Wanghia, also the Treaty of Peace, Amity, and Commerce, with tariff of duties

望廈條約 是中美簽署的第一份不平等條約。
1844年7月,美國得知中英簽署的《南京條約》後,聞風而來,眾議員顧盛(Congressman Caleb Cushing)被泰勒總統任命為首任使華代表,與清廷在澳門望廈村簽署《望廈條約》,又稱為《五口通商章程》。該條約共三十四條,說明美國與英國同樣享有片面最惠國待遇,而且日後中國若給予其他國優惠,美國同樣享有[9]。望廈條約的內容為:

美國人不受中國司法管轄。美國人在中國犯罪,只有美國駐華官員有權根據美國法律逮捕、審罪及懲罰。
美國軍艦可自由出入 廣州、福州、廈門、寧波、上海等五個通商口岸。美國人可在五個通商口岸購買房地產,建教堂、醫院和墓地。
廢除禁止外國人學中國話的規定。
禁止販賣鴉片。
第34條約定:12年後本條約可再修正和斟酌。此條成為第二次鴉片戰爭的肇端。

《望廈條約》全面破壞中國的領土主權、司法主權和關稅主權,它比中英南京條約更為完整,成為日後中法黃浦條約及其他不平等條約的範本。但諷刺的是自由的中外貿易,也使這五個城市的經濟迅速發展,成為商業最發達的城市。
隨著國際局勢的發展,中國與英、美、蘇聯手對抗日本及德國,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同盟國,並於1942年1月1日領銜與26個國家在華盛頓簽署《聯合國家共同宣言》。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我國簽字於共同宣言,羅斯福總統特別對子文表示:歡迎中國列為四強之一。此言聞之,但有慚惶而已。二十多個交戰國共同宣言發表後,中、美、英、蘇四國已成為反侵略的中心,於是我國逐列為四強之一。國家之聲譽及地位,實為有史以來空前未有之提高。」
1943年1月11日中國在華盛頓、重慶與美國、英國簽定了《中美新約》、《中英新約》。廢除了一個世紀以來的「不平等條約」,結束了列強百年來在中國的領事裁判權、通商口岸特別法庭權、使館及一些鐵路沿線的駐兵權、沿海貿易與內河航行權等特權,「百年屈辱,洗於一日」[10]。

1848年 加州淘金熱 California Gold Rush

1848年1月 24日, 在加州柯瑪市賽特磨坊(Sutter Mill, Coloma, California)發現金子,消息傳出後,短短一年的時間,三十萬人擠爆加州,淘金客遠從拉丁美洲、歐洲及中國趕來。這些淘金客後來就被稱為49ers(與舊金山足球隊同名)來紀念當時的年代。
到了1850年,較容易採集的金子都被採光了, 美國當地人為了害怕競爭,開始排擠外國人,加州議會開徵外國礦工稅、聚眾攻擊外來的工人,特別是拉丁美洲工人及華工。由於華人的穿著及外表特別,也導致了對他們的敵意。
華人移美的人數越來越多,從1849年的數百人,到1852年光是舊金山就有二萬人。著名的淘金城市維佛偉(Weaverville)還有一間加州最老的道教寺廟,是當年華人礦工的遺物[11]。

1850年 加州第一位及第二位華人居民 The first and second Chinese residents of California

"9月9日, 加州正式成為美國的一州。第一份美國人口普查顯示兩位中國雇傭為洛杉磯居民: Ah Fou and Ah Luce.1. [12]

1852年 加州第一件華人提訴 Foreign Miners License Tax imposed on Chinese minors

1852年8月亞爾他加利福尼亞日報(Alta California Daily)一份19世紀舊金山的報紙,報導該市最出名的老鴇阿台(Ah Toy),將對聲名狼籍的中國幫派「四邑幫」頭目 Yee Ah Tye提告,因為他勒索她,要她麾下的娼妓付他保護費。.”阿台可比Yee Ah Tye聰明多了,她反而威脅要告他。” 記者很開心的寫到: “阿台可有兩把刷子, 她已住在美國國旗下三年了, 呼吸著共和國的空氣,她可不容易就被騙。更何況她就住在警察局附近,知道去那裡找庇護,也曾以被告身份出現在法官面前至少五十次。” 一年後Yee Ah Tye 因為攻擊及縱火案被關。 1854年美國訴豪爾案判決華人無權在法院做證,阿台的訴訟案也泡湯了[13]。

1852年5月加州政府硬是徵收一筆外國礦工稅( Foreign Miners License Tax)[14][15] 每月每人3元,以保障白人的工作機會。這是兩年內對非美國人第二次徵稅,擺明了是歧視中國礦工。這項稅負至1870年增加到每月20美元,同年被判違憲。當年加州華人約25,000人。

1854年 人民訴霍爾案 People v. Hall

1854年加州最高法院判定華人無權就白人犯罪與否做證。本案中喬治豪爾(George W. Hall)是個白人,因謀殺內華達州華人礦工Ling Sing(凌欣 譯音),經三位華人的做證而被定死罪。加州最高法院決定華人證詞無效後,豪爾被無罪釋放。
[16]

加州最高法院大法官穆瑞( Justice Ch. J. Murray)宣佈多數意見,他說因為大多數人認為中國人的種族,在本質上較為次等,智能的發展有限,而且他們在語言、意見、膚色、和體格與白人都不一樣,與白人在本質上有無法超越的鴻溝,因此他們無權作證去結束任何美國公民的生命,也無權參與美國政府事務的管理[17]。

本案的判決延伸了1850年加州刑事訴訟法對黑人、黑白混血或印地安人不得就白人之事務做證的規定。從此『印地安人』的定義包含華人,『黑人』包括所有非白人。也使得白人對美籍華人的暴力無法被起訴,造成白人和華人之間關係更趨緊張,也間接的導致1877年舊金山的反華暴動[18] 。

1877年,舊金山有數千人到市政府前抗議鐵路公司降低工資,並謾罵華人,因為華工接受較低的工資。最後暴徒聚眾500人,企圖把中國城燒掉。舊金山警力只有150人,其中30名騎馬警察從一家中國城洗衣店趕到另一家,以阻擋暴徒縱火。最後由警方組織5000位舊金山民眾的自願隊,個個帶著斧頭,驅逐暴民,成功地保護了中國城,鐵路公司也因此放棄了工資上的刪減。
1873年修改的加州民事訴訟法廢止所有關於做証的法律。

1862年 加州徵收警察稅(police tax) California passed the Chinese Police Tax

華人每月需付$2.5美元稅金,於1863年被判無效,因為違反加州憲法[19]。

1865年 華工修築太平洋鐵路 Chinese laborers worked on the Pacific Railway

美國招徠大批中國勞工修築太平洋鐵路

穿越北美大陸,全長3000多公里的太平洋鐵路,是世界第一條跨洲鐵路,是世界七大工業奇蹟之一。在鐵路修建設之前,美國人從紐約到舊金山需要乘船繞道南美洲,最短也要六個月。美國政府意識到交通對於促進經濟的重要,在1862年由林肯總統批准了第一個建設太平洋鐵路法案,由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和中央太平洋鐵路公司共同承建。

修建鐵路工程艱鉅,白人多不願從事這項苦差事,因此從1865年到1869年間,約有16000多名華工被雇來參加築路工程,佔工人總數的90%,華工多來自廣東和福建。 儘管美國承包商開出的工資低廉,條件苛刻,但當時清廷腐敗、民不聊生,出洋謀生對窮苦農民來說,仍不失為一條出路。
一批批中國勞工踏上了飄洋過海的船隻,走上為時一百多天條件惡劣的航程。史料記載當年運載華工的船隻,成百上千名華工像沙丁魚一樣擠縮在船艙,忍受著風浪顛簸,“日則並肩疊膝而坐,夜則交股架足而眠”。許多人因此死亡。根據史料,當年運載華工去美國的船隻,曾有4船共載2523人、途中死亡1620人的紀錄,死亡率高達64.21%。這些裝載華工出國的輪船就被稱為“浮動地獄”,而那個旅程被稱為”地獄之旅”。

1865年2月,第一批華工身材瘦小,原本不被看好,沒想到個個吃苦耐勞,令承包商括目相看,決定大規模招募華工。1868年,中美雙方簽定《蒲安臣條約》,承認兩國公民可移民到對方國家,為美國在中國招募華工提供了法律依據。記錄顯示在中央太平洋鐵路公司工程中,華工的比例最後高達95%。

華工不但要忍受氣溫高達五十度的內華達大沙漠,還要承受長達五個月的暴風雪。1866年寒冬,華工們挑戰塞拉嶺通道,一個垂直九十度、深達1000英尺的峭壁。從1866到1868年,至少2000名華工摔死。
白人的種族岐視表現在工資上、 徵稅上及一波波的排華浪潮上。根據記載,當時華人每月工資是26美元,隨後逐步增加到35美元,但不包括食宿;白人的工資則為50美元,食宿免費。華人的食宿自己出錢,因為有特殊的飲食習慣,寧可自己人聚在一起煮東西,也不肯吃白人的伙食。

儘管華人工資不及白人,但與中國國內農民相比還是很可觀。同一時期,中國國內農民一個月只有1美元的收入。當時加州報紙報導他們每月可以省下13美元;只要運氣好,2年左右華人就可以省下400美元,可以回中國做富農,或拿著這些錢去開店。

1869年太平洋鐵路修建完成,但今天在加州首府沙克緬度的鐵路博物館 (California Railroad Museum)中,見不到當年華工的照片或是對他們的描寫與贊揚。其中一幅由史丹福先生請雇請希爾先生畫的完工圖,基本上只是幅想像畫,很多當時不在場的人都被畫入,但功勞最大的華工們卻只看到一位跪在那仰望白人僱主。次年1870年,華人在美人數增加至6萬3200人,並隨著鐵路移居美國各地。華人也逐漸走出中國城,學著融入美國社會,許多華工甚至將名字修改成洋名。他們學會了平等、尊嚴的民主意識,甚至懂得如何表達自身的訴求。

1867年6月,太平洋鐵路的2000名隧道華工舉行罷工,要求工資平等、工時平等以及尊嚴平等:工資增為每月40美元,隧道內實行八小時工作制,禁止工頭打人。他們的呼聲通過蹩腳的英語喊出來,呼聲震天。雖然華工的第一次罷工失敗了,但有了這個先例,以後華工遇到工資偏低等壓迫,也會利用罷工來作為反抗的工具。

2003年時,年僅31歲的美國華人張純如女士在她的《美國的華人:一部敘述史》(Chinese in America)一書,詳述華人移民美國百餘年來,飽受歧視和辛酸的異國開拓史。張純如說,太平洋鐵路是華工用生命鋪成的,「在每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華工的屍骨」。自幼年便從雙親的講述中聽到「南京大屠殺」張純如,發現各國的史料只知撻伐德國納粹的滅種慘案,卻對當年日軍在中國土地上的大屠戮渾然不知,這讓極富正義和民族使命感的張純如憤怒不已。她於1995年至1997年間,查閱了美國各大圖書館中關於1937年南京見聞的第一手史料,找到被塵封數十年的《拉貝日記》與《沃特林手記》,當中詳載日軍殺害及蹂躪南京城中數十萬中國婦女的慘劇。她並走訪南京當年的日軍屠戮地,訪談倖存者,核對中美史料記錄,每天工作超過十小時,終於1997年出版《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The Rape of Nanking)。這本書連登美國《紐約時報》非小說類十週的排行榜冠軍,張純如也成為三十年代血海中國的發言人。但長年把歷史的腥風血雨扛在己身,終於導致張純如罹患嚴重的憂鬱症,她於2004年11月舉槍自盡。消息傳出後,舉世同哀。張純如的銅像現在被放在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院、南京市大屠殺紀念館中。她的寫作歷程於2007年被翻拍為電影《張純如-南京大屠殺》,在中國上映。

太平洋鐵路是華工用生命鋪成的,「在每根枕木下面,都有一具華工的屍骨」[20]。

1866年 民權法案通過 The Civil Rights Act of 1866

民權法案通過,明示所有出生於美國的人,不論種族、膚色、或是否曾為奴隸,皆為美國公民[21]。

1868年 蒲安臣條約 The Burlingame Treaty

中美簽署蒲安臣條約(Burlingame--Seward Treaty),認可自己的人民可移民對方之國,並享有平等待遇。
《蒲安臣條約》(Burlingame Treaty)規定:

兩國僑民在對方國度均不得因宗教信仰不同而受到「欺辱凌虐」、「屈抑苛待」。
兩國均不得禁阻人民互相往來、貿易遊歷、久居入籍。
中美相互?予在對方國度的人民以「最優國」人民的待遇。
兩國人民均可在對方進入公立大小學,並設立學堂[22]。

1879年加州憲法 California Constitution prohibited the employment of Chinese

《加州憲法》禁止市政機關和各公司雇用華人。1880年聯邦巡迴法院宣判本法違反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

1880年 漁業法 The Fisheries Act prohibited the Chinese from engaging in fishery

《漁業法》:禁止華人從事任何漁業活動。1880年聯邦巡迴法院宣判本法違反中美蒲安臣條約及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23]。

《北京條約》第一款:限制華人到美的人數和居住年限。

《加州民事訴訟法》:禁止白人與非白人包括華人結婚。1905年,加州立法擴大解釋所有白人及華人的婚姻皆為非法及無效。1948年,加州最高法院在培瑞茲案 in Perez v. Sharp 比最高法院早19年宣佈禁止不同種族通婚的法律違反憲法保障的平等權。

排華事件頻繁,華人人數銳減至105,465人[24]。

1882年 排華法案 The Chinese Exclusion Act

禁止中國移民進入,華人不得入籍美國。

此法通過後,華人移民美國幾乎中止,該法內容[25]為:

停止華工入境10年。
不准境內華人歸化為美國公民,華人一旦回中國探親,就不能再回美國。
1880年11月17日前既居留美國並獲得海關證明文件之華工,暫時出境後准予重入美國。
持有中國政府英文證件,說明依約有權入美之華人(非華工),准予進入美國。
非法入境之華人,於此法案通過後,一律驅逐出境。
州法院或聯邦法院不得允許華人歸化為美國公民。
禁止華工及其眷屬入境。

排華法案於1943年被廢止,由麥諾森法案取代。
1885年 石泉慘案 Rock Springs Massacre

因為「聯合太平洋鐵路公司煤礦部門」Union Pacific Railroad Coal Department以較低的工資雇用華工,導致白人失業,懷恨在心。於1885年9月2日,懷俄明州石泉市150多名白人以「勞工騎士團」Knights of Labor之名攜帶槍支包圍唐人街,進行燒殺搶掠,襲擊手無寸鐵的華人,計有79間華人房屋被燒毀,28名華人被殺,15人重傷,26人逃進深山葬身狼腹,數以百計的華人被趕走。這是一起發生在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暴行,震驚全美,警方隨即逮捕16名嫌疑人,但因為華人不能出庭作證,最後,16人全部無罪釋放[26]。

1886年 益和訴霍普金斯案Yick Wo v. Hopkins

1870年時,華人在加州的人數約5萬人,至1880年時增至7萬5千多人,其中約3萬人住在舊金山, 佔當時加州人口約一成,引起當地白人的排斥,開始制訂各種法律來限制他們。1852年《外來礦工執照稅法》(Foreign Miner's License Tax),對華人礦工施以特別稅,不允許華人從事某些行業,1877年的加州憲法中甚至增訂反華人條款。

1880年,舊金山通過了一道行政命令,要求木造建築中的洗衣店必需向市監察委員會(Board of Supervisors)申請許可,獲准後才能營業。這項法律乍看似乎合理,因為木造建築對於火災很脆弱。舊金山當時有320家洗衣店,約95%的店設立在木造建築中,其中有三分之二是華人所開。繼之,監察委員會拒發許可給任何木造建築內的華人的洗衣店,而非華人的洗衣店則是近百分之九十獲得許可。益和是一位在舊金山經營洗衣店多年的華人,他在被拒發許可後,拒付罰款繼續營業,他隨後被逮入獄並遭到起訴[27]。

本案最後上訴至最高法院,經大法官全數同意的意見書中明示,他們並未考慮加州此一行政命令是否合法,但因為該法的執行會產生歧視,因此違憲,故撤銷檢方對益和的控訴。最高法院大法官馬修斯(Justice Matthews)代表全體大法官的意見認為,雖然華人洗衣店的擁有人可能不是美國公民,但他們仍受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的保護:「任何州皆不得違反法律程序的剝奪生命、自由、財產;亦不應拒絕任何人受到法律平等之保障。」無論其種族、膚色或國籍為何。大法官馬修斯公然指責此命令賦予監察委員會一個處理權,可以任意針對個人來許可或駁回其申請,無須原因,也不須負責。此行政命令明顯的是要將華人排除於舊金山的洗衣業之外,因此無效;對益和的囚禁亦為非法,須立即予以釋放。

益和案判決的法理,在1950年代華倫擔任主審[[大法官(the Warren Court)任內,被引用在至少150次,最高法院的判決中,主要是用來推翻南方幾個州及城市,企圖限制黑人的政治權利。最高法院明示:純粹因個人的血統而實施的差別待遇,違反了自由社會平權的法理,令人憎惡。因此,任何歧視種族的立法皆無效。

現在舊金山還有一所小學以益和命名--(Yick Ho Alternative Elementary School),來紀念這位司法鬥士。

1889年 遲成平訴美國 Chae Chan Ping v. the United States

遲成平於1875年至1887年6月在舊金山打工,他於6月2日回中國時帶著一份准許他回美國的證明文件。1888年10月8日,他入境時把此證件交給移民官,卻被拒絕入境並將他監禁,原因是一周前,國會才通過一項禁止中國勞工入境美國的法案(The Scott Act ),因此除非他在美國有超過1000美元的財產或有家人在美國,他不能入境。該法案規定所有在本案通過前離境的華工,皆不得再回美國。遲成平隨後向聯邦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28]。

本案的爭議點是1888年國會通過的法案與之前簽定的中美蒲安臣條約相抵觸,是否仍有法律效力?

根據美國憲法第六條第二款『至上條款』(the Supremacy Clause)的規定: 憲法、聯邦法及條約為最高法,所有法律若與這三種法律抵觸皆無效。 本案大法官認定1888年國會通過的排華法案高於蒲安臣條約,中國勞工在此以前根據任何法案所得到的許可證,政府皆可任意將其撤銷並禁止其入境[28]。

本案中大法官很技巧的解釋:國會所立的法是否有效,不屬於司法審理的範圍;而政府是否可忽視與他國的條約,也不是法院可以決定的。

總之,法院的職責不在制訂法律,而是在法律生效以後,宣告該法律的含義及其適用範圍。其他問題就超過法院的職權了。

1892年 吉爾里法案 The Geary Act

國會通過《吉爾里法案》主要內容為:

1882年排華法案中禁止華工入境的法令延長10年。
取消對華人的人身保護令,華人不得申請保釋。
要求華人登記:每位在美華人,必須至少有一位具威望的白種人認保作居留證明,才能登記。全美華人須在1893年四月底前完成登記。
每位在美華人須登記居住許可證並隨身攜帶。違反者將被驅逐出境或罰苦役一年的懲罰。

1893 年 吉爾理法案被馬克里修正案(McCreary Amendment)取代。

該案將吉爾里法案中規定的登記期限延長半年至1893年10月止[29]。

1893年 馮越亭訴美國案 Fong Yue Ting v. United States

《馮越亭案》大要:

1860年中央太平洋鐵路公司招募勞工修築州際鐵路,上萬名華工被招募至加州。當華人勞工變多時,美西的白人對華人敵意加深,開始制定各種反華移民法案來排除競爭,例如1875年the Page Act 及1882年排華條款。

1892年排華條款失效,加州民主黨議員吉爾里(Thomas Geary)立刻提出新法案,再延長排華條款十年,並加上更嚴苛的要求,如:

所有在美華人在一年內,必須申請居民許可證並隨身攜帶,若未攜帶就會被認定是非法居留而被逮捕,需先服一年苦役後,再被驅逐出境。
申請時,須要兩位白人證明華人的合法居留身分,如無白人證明則被認定是非法居留,需服一年苦役後,再被驅逐出境。
不得在法庭上作証。
在人身被監禁而請求法官審查時( the writ of habeas corpus),不准被交保。

吉爾里法案是有史以來對華人最嚴厲的法案,其他國家的移民都不須帶任何身分證明文件。因此本案通過後,華人開始團結反抗,中華會館(Six Companies)就呼禦華人不要去登記,並認定此法案違憲,除了在曼哈頓號召千人示威之外,還勸華人與其?費登記,不如把錢拿來打官司[30]。

馮越亭是1879年到美國的勞工,他?有入籍,是居住在??市的合法永久居民。馮越亭響應中華會館的號召,拒絕登記,被美國憲兵未經正當程序逮捕。王全(譯音)(Wong Quan)和馮越亭一樣未登記,李喬(譯音)Lee Joe則是去登?,卻被拒發居民證,收稅官說他必需有兩位白人證人才能登記。

中華會館請律師為三人打官司,一直上訴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大法官以五票對三票判決馮越亭等敗訴。

大法官葛雷(Justice Horace Gray)揭示:「美國是一個主權國家,有權利排斥任何人、任何種族,並將之驅逐出境。」認定吉爾里法案有效。大法官費尤德(Justice Stephen Field)附議,認定所有華工都是外國人,皆非美國公民。大法官布爾(Justice David J. Brewer)則持保留意見,他認為馮越亭等人是美國的合法居民,也是合法入境的外國人,吉爾里法案剝奪了他們的自由,使他們失去了法律正當程序(due process of law)的保護。大法官們各說各話,多數說這是主權問?,少數說這是人權問?。不可置疑的是本案確定了「主權高于人權」的原則。

得知本案判決結果後,中國領事館、中華公所及其他華人團體嚴重聲明:如果任何華人因吉爾里法案被驅逐出境,將拒付所有旅費,讓美國政府自行負責。中國政府並揚言,本法岸若被實施,中國將與美國斷交,並切斷所有的經貿關係。後因國會未就吉爾里法案撥款,本法案基本上無法執行,直到1893年參議員麥魁里(James McCreary)修正本法,將華人登記居留證的期限再延長六個月,以緩和中國政府的不滿。但McCreary修正案也只得到國會幾十萬元的撥款[31]。

居民許可證一直到1940年才被綠卡所取代。馮越亭案賦予移民官員至高無上的權力,若他們說你是假結婚,就算你是真結婚亦不得入境。移民官拒絕你入境毋須正當程序,你在事後也很難以法律途徑去申訴,中國領事館也無法幫你。

至於美國法律最引以為傲的「正當程序」,所謂的 due process of law,根據資深移民律師吳強乃(Jon Wu)說,至目前(2011年)為止,他所遇到的情況有兩種:一種是全無證件的人,驚惶失措的逃進美國,像是李雲潘的偷渡入境,是因為他本人確信一定會被中國當局因違反一胎化政策起訴受刑,他發至內心的恐懼,說服了移民官及法官,最後獲得綠卡的庇護。第二種案子是當事人證件齊全,但移民官認為其中有些證詞是假的;或當事人在國外住太久,顯無移民美國的必要;甚至因為當事人年輕貌美,手上只有一張單程票,被認為動機可疑,是來賣春的;移民官有權當場就把你遣返,當事人事後要打官司也很難贏,因為移民官已把對你不利的證據輸入電腦,要如何刪除呢?吳強乃律師說,也曾有人鋌而走險偷渡入境,等被抓到後再找律師控訴移民局當初違法遣返等等。這麼做的風險是,你若被判定是非法入境,可能要坐牢十年。相當不值得!

1895年 林孟欣(譯音)訴美國 Lem Moon Sing v. United States

在1882年至1905年之間,約有10,000名華人於入境時被拒。他們通常都向法院申請人身保護令,大多數也都獲得允許入境,只有少數的案子會碰到有偏見或較疏忽的法官,引用排華法案、林孟欣訴美國案、美國訴朱台(譯音)案拒絕他們入境[32]。

林孟欣是中國出生、舊金山居住的合法居民,但他還未歸化為美國公民,他是一位商人。1894年1月他回去中國並於同年11月回美被拒入境[33]。最高法院判定:1894年排華法案明示外國人若根據條約入境,被移民官員拒絕,移民官的決定是最終決定,除非上訴財政部長後被推翻。大法官哈倫( Justice John Marshall Harlan)解釋: 國會可立法拒絕任何人入境,或制訂准許其入境的條件, 而由行政官員執行之,不受司法部門的干涉。因此在被拒入境後,林孟欣唯一的補救措施就是向財政部長上訴,而非到法院訴訟。

此案確立聯邦法院不得對華人被拒入境、被監禁、後申請人身保護令的案件做復查的原則。

1898年 美國訴黃金德 United States v. Wong Kim Ark

黃金德(Wong Kim Ark)生於美國舊金山,父母都是合法的美國居民。其雙親於1890年回中國,黃金德隨後也去了中國,返美時,海關認定他是美國公民而允許他入境。1894年黃金德再次前往中國,1895年返美時卻被海關以排華法案為由拒絕其入境,並被羈押於舊金山港。加州聯邦法院依前例:「In re Look Tin Sing, Gee Fook Sing vs. U.S.」,認定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中「受美國管轄」的意義,是受美國法律管轄而非受美國政治管轄,因此判決確定黃金德是美國公民。美國政府不服,直接向最高法院上訴。

本案於1897年由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六票對二票認定:在美國出生的華人後裔,其非中國外交官員或公職人員,並在美國擁有永久住所,在出生時即為美國公民。本判決確定了在美國出生(jus soli)這個因素可決定其美國公民權。最高法院並確認,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關於公民權的文字高於國會的任何法案。1868年的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的第一句「公民權條款」明示:「所有在美國出生或歸化,並受到美國管轄,就是美國公民及他所居住州的公民[34]。」

大法官富樂(Justice Melville Fuller)為首的少數意見則認為,第十四條修正案的「受美國管轄」的文字,是代表不受任何外國勢力影響,因此外國父母在旅行途中,正好經過美國而生出的小孩,是不受美國管轄的。他們主張jus sanguinis(小孩繼承其父之公民權)的法理學更適用於本案,並指出華人的情況與黑奴不同: 華人有突出的文化傳統,讓他們無法融入美國主流社會;當時中國的法律規定,如果拒絕對中國皇帝效忠是死罪;另外,排華法案也使得境內的華人無法獲得公民權。

黃金德打贏這場官司後,他的三個兒子:黃郁賜、黃沃修、黃沃沾都拿到公民權。目前美國公民權之認定,兼採屬地與屬人主義,承認出生於美國的及父或母是美國公民的子女的公民權。

在黃金德案之後,1942年「金色西部之子」(Native Sons of the Golden West)的團體曾要求最高法院推翻對黃金德的判決,挑戰2600名在美出生的日本人的公民權。聯邦法院和第九巡迴法院判「金色西部之子」敗訴,最高法院也拒絕聽審該案。2009年喬治亞州眾議員迪爾(Nathan Deal)提出「出生公民權提案」及2011年路易斯安那州參議員維德(David Vitter)提出類似法案,再度企圖排除在美出生的非法移民子女成為美國公民。2011年1月25日維德提出憲法修正案,要求修改憲法第十四條的文字,拒絕給予非法移民及外國旅客在美出生子女的公民權。正反意見,短時間內不會止息。

1899年 舊金山中國城鼠疫事件 San Francisco Chinatown was Quarantined

1894年中國爆發全國性的鼠疫,美國於前一年才通過全國檢疫隔離法(National Quarantine Act)。首度醫官惠曼(Walter Wyman)嚴陣以待,要求總統將舊金山的檢疫置於聯邦的管轄。

1899年,鼠疫患者於開往舊金山的船上被發現,1900年3月鼠疫果然在舊金山中國城擴散;由於鼠疫的原因不明,當地白人怪罪說它是亞洲人的病。又因為此種新聞勢必影響力地方商業利益,所以財團、加州州長蓋吉(Henry Gage)和媒體決定一起否認有鼠疫存在,並盡全力污蔑當時的聯邦醫官金源(Joseph Kinyoun)。 蓋吉被稱為是加州最聲名狼藉的州長,當惠曼把中國城及全加州劃為疫區、並要求華人在進出加州時須攜帶健康檢查證明時,蓋吉悄悄的協助華人社團向聯邦醫官提起違憲訴訟,最後案件被駁回。1902年蓋吉下台,1903年舊金山被宣佈存在公共健康危機,1905年鼠疫才被完全撲滅[35][36][37]。

1904年 國父孫中山成為美國公民 Dr. Sun Yat-sen was an American citizen

美國在台協會(AIT)於2011年首次公布一份官方文件,證明國父孫中山是美國公民。這份文件1904年是美國商業部頒給38歲的孫中山的。

當時美國實施排華法案,華人除了政府官員及少數留學生外,一律禁止入境。孫中山因號召海外華人推翻滿清,於1904年4月進入舊金山海關時遭攔阻,他隨即得到舊金山洪門組織代交保釋金,並代聘律師打贏官司。美國政府即刻向各港口發布公文,強調孫中山是美國公民,只是暫住中國,可任意進出美國。AIT解釋,當時美國政界希望亞洲能出現第一個民主國家,所以運作讓他成為公民,使清朝不能任意逮捕他。資料顯示:孫中山與歐巴馬總統兩人都是夏威夷出生,並都曾就讀普納荷中學(Punahou School)。但一般中文文獻皆有意隱瞞孫中山是美國籍的這個事實,只說孫中山是廣東省中山縣翠亨村人,對他的出生地略而不提。

孫中山1866年出生於美國夏威夷,於1894年在夏威夷組織興中會,1895年在香港建立興中會香港分會,1905年首次提出三民主義的學說,並創立『中華民國』的稱號。1910年初成立同盟會美洲總會,吸收海外華僑參與革命。自1894年到1911年之間,同盟會發動29次起義,包括1911年4月27日黃興領導的黃花崗起義。孫中山因為受到清朝全力追緝,自1907年起便居住歐美各國。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成功,他當時正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朋友的餐廳打工,對此革命事件並不知情。孫中山後來說:“武昌之功,乃成于意外”。

1912年2月12日,清帝溥儀發佈《退位詔書》,中華民國成立。孫中山只當了42天的大總統,就讓位給野心勃勃的袁世凱,貫徹他自己“決不願居政界,惟願作自由國民”的心意。後因袁世凱、張勛等陰謀恢復帝制,孫中山不得不再度出面護法,並於1921年就職為大元帥,但實力掌握在桂、滇軍系手中。1921年陳炯明取回政權,孫中山再度被選為大總統,展開第二次護法。1923年時,他主張聯俄容共、掃蕩軍閥,惜壯志未果,於1925年3月12日逝世於北京。孫中山彌留之際的遺言是“和平‧奮鬥‧救中國!”
孫中山先生被全世界各地華人尊稱為『國父』,但中華人民共和國稱他是『民族英雄』。
他的價值觀是『天下為公』,學說及著作包括:
‧揭示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
‧主張「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權能區分」;廣興福利,大有為式的「萬能政府」。
‧定義人民之權為政權,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種。
‧政府之權為治權,有:立法、行政、司法、考試、監察五權分立,是為「五權憲法」。
‧關於人民行使政權的基本訓練與條件在「民權初步」一書內,即議事規則。
‧主張中央與地方的「均權制度」,以縣為單位的「地方自治」。
‧政治現代化建設方面,主張漸進主義的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說[38][39]。

1905年 美國訴朱台譯音 United States v. Ju Toy

朱台是美國公民,他在回美時被拒入境。最高法院認定邊防檢查員及商務部長,對准許或不准許任何人入境有最終決定權。 雖然朱台是美國公民,但他的申請人身保護令無法被法官復查,而大法官認定程序正義在邊防被拒入境時不適用。本案宣判後,引起中國人民的憤怒,在中國發起短暫的拒買美國貨運動。

1917年 移民法 The Immigration Act of 1917

此移民法亦稱為『亞洲人禁區法』(Asiatic Barred Zone Act),由美國國會提案通過,但被威爾森總統(President Woodrow Wilson)行使總統否決權否決,國會卻以絕對多數推翻總統的否決而成案。此法禁止同性戀者、罪犯、殘障人士等進入美國,但最具爭議性的條款是:它禁止所有來自亞洲國家包括土耳其、沙地阿拉伯等及太平洋島嶼的移民。在此法之前只有中國人被禁止入境。此法及所有其他關於移民、歸化及國籍的法案皆於1952年被麥卡倫法案(McCarran-Walter Act)所取代,允許日本人、韓國人及其他亞洲人移民,但有人數的限制[40]。

1922年 克博法案 The Cable Act

1922年,俄亥俄州議員克博 John Cable提案通過克博法案Cable Act。該法案開宗明義:

"任何女性歸化成為美國公民的權利,皆不因她的性別或已婚的狀態而受損。

”但該法又接著規定: 女性不能因為先生已是歸化的公民,就取得公民權;她們需在美國連續住滿一年後,才能申請歸化。但她若嫁給一個無法歸化為美國公民的外國人,也就是亞洲人,就會喪失公民權。

當時兩個最高法院判決 : 小澤訴美國Takao Ozawa v. United States(1922)and 美國訴廷德United States v. Bhagat Singh Thind(1923)

皆確認定當時的移民法有效,而該移民法規定亞洲人及印地安人無權成為公民。

克博法案於1931年修正,准許女性在嫁給無權成為公民的丈夫後,仍可保留其公民權。克博法案於1936年被廢止[41]。

1924年 移民法 The Immigration Act of 1924

1924年《移民法》:禁止亞洲人包括華人入境成為公民,不得娶白人,不得擁有土地。此法造成許多華人無法把家人帶來美國,妻離子散,極不人道[42]。

1927年 林訴萊斯 Lum v. Rice

1924年,九歲的林瑪莎(Martha Lum)因為是華人後裔,而被密西西比卜利華郡羅思德聯合高中(Rosedale Consolidated High School)的校董拒絕入學。當地沒有專門為華人設的學校,而法律又規定她必須就學。林的母親於是向地方法院提出《職務執行令》,要求校董讓瑪莎入學,因為學校誤把林瑪莎列為有色人種。

\

校董在第一審輸了,心有未甘,向密西西比州最高法院反告林的母親。最高法院推翻第一審的決定,同意校董將林瑪莎排除於白人學校之外。林的母親於是向聯邦最高法院提起上訴。最高法院由主審大法官塔夫托(Chief Justice William Howard Taft)代表全數,判決林的母親並未成功舉證密西西比州沒有其他種族隔離的學校可以讓瑪莎就讀。塔夫托還說,在卜利華郡內還有其他為有色人種設立的學校,林瑪莎可以很方便的去那就讀。他認定本案的議題是:一個中國人的後代,在美國出生、是美國公民,如果有機會進入一個只收棕色、黑色和黃色人種小孩的學校,是否代表他的權利在法律平等的保護下受到傷害[43]。塔夫托指出許多前例,特別是 Plessy vs. Ferguson,都支持公立學校種族隔離政策的合法性。所以塔夫托的結論是: 州政府有權管理它的公立學校,此和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沒有衝突[44]。所以密西西比州最高法院的判決被確認,林瑪莎不得到白人學校就讀。

本案後來被1954年的布朗案( Brown vs. Board of Education)所推翻,該案確認公立學校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為非法。
1943年 麥諾森法案 The Magnuson Act or the Chinese Exclusion Repeal Act of 1943

或稱排華法案廢除案麥諾森法案(Magnuson Act)是1943年由華盛頓州參議員麥諾森提案通過。該法案是自1882年排華法案後第一次准許中國移民及在美華人歸化成美國公民;這也是『1790年歸化法[45]』之後,第一次亞洲人被准許歸化,但是此項法案仍不准華人擁有財產及商業,直到麥諾森法案本身被廢除為止。

1943年是中美在第二次大戰成為盟友的一年,雖然兩國交流愈來愈友善,但本法案對華人移民卻特別嚴厲,一年的限額只有105人,說是根據1924年移民法的規定。但1924年移民法規定限額人數是根據1890年住在美國的該國人數的百分至二來定,依此算來,1890年美籍華人有10萬7千488人,所以限額應為2150人才對。直到『1965年入境移民與國籍服務法案』通過,以種族給配額的制度終於被廢除;新的移民法案以保障家人團聚及吸引有才能的外國人為主。

1943年 開羅宣言 Cairo Declaration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在1943年11月27日,由中華民國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美國總統羅斯福、與英國首相丘吉爾在埃及首都開羅發表開羅宣言,並於12月1日發表對日作戰宣言。主要?容包括:

‧中、美、英三國堅持?日作戰直到日本無條件投降為止;

‧日本歸還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在太平洋區域所占的一切島嶼;

‧日本交還佔領自中國的所有?土,比如台灣、澎湖及滿州,歸還於中華民國;

‧讓朝鮮半島自由獨立。

該宣言經美、中、英三盟國于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所發表的《波茨坦宣言》(Potsdam Proclamation)及1945年9月2日盟國與日本在密蘇里?戰艦所簽署的《日本降書》(Instrument of Surrender)確認,是戰後處理日本問?的共識,也是未來處理戰後亞洲新秩序的一份重要文件。

《日本降書》承諾要實行《波茨坦宣言》,《波茨坦宣言》承諾要實行《開羅宣言》,《開羅宣言》明示要將台澎歸還給中華民國。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45條規定:只要國家明白同意條約有效,或仍然生效或繼續有效,或者已默認條約之效力或條約之繼續或施行,就不得認為條約失效、終止、退出或停止施行。因此雖然有人質疑《開羅宣言》的真偽,但它為簽約三國所確認,一直都是有效的[46]。

1945年 戰爭新娘法

為了讓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軍人可於戰後將他們在海外的配偶及子女帶回美國,1945年國會通過了《戰爭新娘法》。本法暫時將《1924年移民法》中對亞洲及歐洲移民的限額取消[47]。本法後來為 《1946年外籍未婚夫及未婚妻法》(Alien Fiancees and Fiances Act of 1946)及1946、1947年的《軍人新娘法》(Soldier Brides Act)所取代。據了解有6000位中國女性據此法進入美國。

至《1952年移民及國籍法》[48]將「種族」這個因素從移民法當中移除,後來參與韓戰的軍人配偶及子女皆可進入美國,與家人團圓。

1948年 小山訴加州 Fred Oyama, et al.v.California

1913年及1920年的加州《外國人土地法》在本案被判違憲,它違反美國公民所享受的法律上平等的保障。

本案是從1913年及1920年加州通過的《外國人土地法》衍生出來的。根據這條法律,無法成為公民的美國居民不能擁有土地,這些人指的是白人及黑人以外的人。華盛頓州於1886年首先通過《外國人土地法》,1913年至1924年間,美國其他州也紛紛制定《外國人土地法》,規定外國人特別是華人,不得擁有土地,若是租用的話,則租約不得長於三年。

1913年加州的《外國人土地法》主要針對美國境內的日本居民,因為加州本土農民害怕日本移民所擁有的農業技術,會讓本土農業失去競爭優勢;為了安撫他們的情緒,加州通過《外國人土地法》。但日本居民很快就找到了對策,他們用美國出生的子女名字購買土地,而自己則成為該土地的監護人,以迴避《外國人土地法》。為了對付日本移民的對策,加州《外國人土地法》於1920年修改,內容包括:若一個人以他人名字購買土地,將被認定為有意迴避《外國人土地法》。修改後的法把舉證責任移轉至個人,被告必須證明他為其他人購買土地是真的要給對方禮物,而非有意規避法律,否則其所購買的土地就會被充公。

1920年《外國人土地法》再度被修改:如以他人的名字買地,在法律上不但被認定為要規此法,而且無法歸化為公民的人不得作為監護人。此有關監護人的禁令,於1922年被加州最高法院於Yano(Estate of Tetsubmi Yano, 188 Cal. 645)一案中宣布無效。

1934年小山(Kajiro Oyama),一個無法歸化為公民的日本人,買了6畝土地,放在六歲兒子佛列德Fred名下;1937年,他又買了兩畝。1942年,因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境內的反日情緒,佛列德及當地日本人所持有的土地全被政府接管。

1944年,加州政府提出申請,要將小山在1934及1937年非法購買的八畝地,因其故意逃避《外國人土地法》,予以充公。一審地方法院判州政府贏,加州最高法院維持原判,直到聯邦最高法院以”上級法院向下級法院調取案件卷令狀( writ of certiorari)”的方式,由杜魯門總統的國務卿艾區生(Dean Acheson)代表原告提起上訴,並主張:

第一:《外國人土地法地》奪取了佛列德作為美國公民在法律上享受平等保障的權利;第二:它拒絕了小山在法律上受到平等的保護;第三:本案抵觸程序正義,政府不得在追訴時效過後,任意奪取個人財產。
最高法院以八對一的票數,判佛列德小山勝訴。主審大法官文森(Chief Justice Vinson)根據小山的第一項主張,也就是《外國人土地法》在本案中的確剝奪了佛列德小山做為美國公民所享受的法律平等保障的權利,但文森並未藉此案宣判加州《外國人土地法》違憲。他對種族這個議題的看法也相當保守。當時另一位大法官法蘭福特(Frankfurter)在文森於1953年去世時表示:「他的死是我看到上帝存在的唯一證據。」當時的輿論並認為:「若文森未因過世而被華倫大法官(Chief Justice Earl Warren)取代,布朗案( Brown vs. Board of Education)的結果就會完全不同。」

本案另一位大法官布萊克( Justice Hugo Black)認為本案應在更寬闊的法理上,推翻原案。他認為加州《外國人土地法》的基本條款,違反了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的平等保護原則,也與移民相關的聯邦法及條約衝突,它的目的就是要歧視日本人。大法官菲墨(Justice Frank Murphy)也說:《外國人土地法》根本就是種族歧視,須要受到憲法的譴責。

雖然小山案並未使1913年及 1920年的加州《外國人土地法》被廢止,但它成為很重要的前例。1952年,最高法院在西伊福西案( Sei Jujii vs. California)終於宣判加州《外國人土地法》違憲,該法於1956年被廢止[49][50][51]。

1949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5000名中國學者被准許居留美國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as founded and 5000 Chinese scholars were granted refugee status in the U.S.

5000名中國學者被准許居留美國 憲法 1954 五四憲法、 七五憲法、 七八憲法、 八二憲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因中共取得政權,美國特給予五千名中國學者難民身份,使他們能合法居留美國,成為美國公民。中央情報局(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以提昇美國國家安全福旨的考量,鼓勵中國科學家、工程師及物理學家入境。
《中央情報局法》於1949年由國會制定。 該法授權中情局使用機密的財務及管理程序,不須受到一般聯邦撥款的限制。此法之下有個處理「叛逃者」及「重要外國人」的機制,亦獨立於正常的移民程序,被稱為「PL-110」[52][48]。

1952年 西伊福希訴加州 Sei Fujii v California

一個無法歸化為美國公民的日本人西伊福希 Sei Fujii, 對地方法院的判決提起上訴,因為他的財產根據加州的《外國人土地法》而被充公,因此他主張《外國人土地法》已被聯合國憲章所廢除,並違反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53]

加州最高法院表示:「聯合國憲章本身並不是一個自行生效的條約,也因此無法超越州的立法,但《外國人土地法》確實違反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所保障的程序正義及平等保護。該法將外國人以其是否能成為美國公民來分類,是可疑的,因為它的分類基於種族及國籍,與政府的合法利益不符[54]。」

本案的議題之一是,當聯合國憲章與加州的法律抵觸時,聯合國憲章及國與國之間簽署的條約是否超越地方法律? 最高法院的推理是:條約並不會自動超越地方法律,除非它在字面上是自動生效的。條約是否自動生效,還要看當時簽約國的意向是否表現於該條約的文字上。條約的文字必須很清楚,不須要另外立法,即可執行。最高法院主張聯合國憲章第一條、第五十五條及五十六條的目的,是要提升對於人權及基本自由的尊重,不論其種族、性別、語言或宗教為何。因此最高法院認定,雖然簽約國家未來應該各自立法,以達到憲章的目的,但在文字上並未明確指出這是要成為法律而由法院來執行的。大法官季柏森( Justice Gibson)舉例能自動生效的條約如Clark vs. Allen , 331 U.S. 503, 507-508, 條約特別說:「這些國民須在三年內賣掉財產、提出款項,且不須支付任何有歧視性的稅收。」這種條約才是自動生效的條約。

1952年 移民及歸化法 The Immigration and Naturalization Act of 1952

本法又稱為華特-麥卡倫移民及歸化法,它取代了1924年的排華法案,廢除對華人及其他種族移民的限制,但保留對國家及地區的配額制,最終還是建立了對白種人及某些技術人士的優先政策。美國公民家庭成員的移民則不受配額限制。一般移民的人數每年不得超過270,000人。根據本法,美政府曾拒絕共產國家的人士入境,無論他是否為共產黨員。本法也被用來拒絕許多有名的異議份子入境,直到1965年才被新法所取代.[55][56]。

1954年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 The Sino-American Mutual Defense Treaty of 1954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57]於1954年12月3日在台北簽訂,於1980年,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79年建交一年後失效。美國國會隨即通過《台灣關係法》,於1979年4月10日生效,以取代《中美共同防禦條約》。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背景為: 中共在1949年取得大陸政權後,在1950年投入韓戰及支援北越赤化越南。 美國唯恐東南亞各國產生骨牌效應,被赤化為共產國家,於是說服英、法兩國、連結東南亞的自由世界國家,共組「東南亞公約組織」(SEATO)。台北積極爭取加入,被北京以各種方式阻撓,1954年8月周恩來揚言要解放[[台灣,9月對金門、馬祖進行大規模砲擊,到了9月6日「東南亞公約組織」正式召開時,各國果然都反對中華民國加入,美國孤掌難鳴,只能放棄。

美國與台北剩下的選擇,就是締結《中美共同防禦條約》。1954年10月,美國與台灣開始交涉條約問題,台北主張條約範圍應包括全中國大陸,但美國的認知只有台灣及澎湖,雙方拖到12月1日才發共同聲明:

第一、雙方承認[[台灣、澎湖及美國托管的西太平洋諸島在安全保障上是利害一致的,並準備應付這些地區的安全保障,使之不受到武力的威脅。

第二、美國與台北之間的這份條約,本質上是防衛的。

此條約的有效期為無期限。若有任何一方締約國通知他方,可使條約在一年後終止。
1955年1月,中共開始攻擊仍由國軍佔領的一江山、大陳島,並攻下大陳島,周恩來又提出美國必須停止對中國內政的干涉,美國的一切武裝力量必須從台灣海峽撤走。1月24日艾森豪總統向國會提出「特別咨文」,要求授權給總統,於其認為必要時「得使用美國武裝部隊專事確保台灣與澎列島」的安全,稱為「台灣決議案」。2月5日,美國協助國軍從大陳島撤退,2月9日美國參議院正式通過《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此條約使「反攻大陸」最終淪為口號,但也因為此條約,使台灣安全獲得一定程度的保障,阻止中華人民共和國進攻台灣,讓台灣的經濟得以發展[53]。

1956年 「坦白項目」特赦中國非法移民 Chinese Confession Program

美國於1943年廢止排華法案,但新的移民法每年只給華人105個移民配額,造成許多犯罪團體以偽造文件的方式替人辦理簽證入美。韓戰後,中美外交關係變僵,美國決心嚴懲非法移民,於1956年要求非法移民家屬自動向移民局坦白,但成效不彰,所以在1959年改善「坦白計劃」,同意所有於1957年9 月11日以前,以非法方式入境者,在坦承罪行後,可獲得永久居留權。1965年新移民法生效後,「坦白計劃」終止。在這十年中,有13,895位華人坦承非法入境,共揭露22,083人[58][59]。

1959年 鄺友良成為第一位華裔參議員 Hiram Leong Fong became the first Chinese American Senator

華人鄺友良(Hiram Fong)於1959年當選夏威夷州參議員[60],三任後於1977退休,他是第一位美裔華人參議員1。比起第一位黑人參議員瑞佛斯(Hiram Revels)當選於1870年,晚了89年、第一位女性參議員卡拉威(Hattie Wyatt C

選取樣式

其他

XML Feeds

What is RSS?
CC-BY-SA 3.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
邱彰律師的blog文字允許在CC-BY-SA 3.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
Blog聯播

最新相關快訊



誰來訪問我



精選RSS放送

載入中,請稍候..